1. 首頁 >> 資訊 >> 甘肅要聞

當好壁畫醫生

甘肅敦煌莫高窟窟區。新華社發

【一線講述】?

1981年,我來到敦煌莫高窟從事壁畫修復工作。40多年里,我只做了一件事——讓莫高窟的各類病害壁畫能夠再放光彩。

我的生活很簡單:現場考察、研究技術、修復壁畫,日復一日。身邊很多人都覺得這樣的日子有點枯燥,我卻樂在其中。

我至今還記得第一次親手修復壁畫的情景。盡管之前做了很多準備,可拿起工具的那一刻,手卻一直抖。自己面對的可是珍貴的文物,一旦損壞,就沒有從頭再來的機會。以修復病害壁畫為例,我們要秉持“最小干預”的原則。開始修復時,我們首先要找出病因。比如,如果是顏料層發生病害,可能會產生鱗片狀的起翹,那就需要注射黏結劑,把顏料層均勻并平整地貼回去;如果是壁畫的泥層和后面的支撐體之間有了空隙,我們就要篩選出比較好的灌漿材料,注射進空鼓的部位,使壁畫變得穩定。

對壁畫危害最大且最難治理的病害,叫作“酥堿”,有著壁畫“癌癥”之稱。當時我們注意到,有些已經修復好的壁畫經過幾年時間又會出現新的問題。為此,我們做了成千上萬次模擬實驗,最終發現,壁畫地仗(壁畫泥層)中含有大量可溶鹽,當空氣濕度增加時,可溶鹽會潮解;當空氣干燥時,可溶鹽失去水分又會變成白色的結晶小顆粒。就這樣結晶、潮解、再結晶、再潮解……反反復復,導致壁畫脫落。

找到了“罪魁禍首”,我們便著手把鹽分從泥層中脫離出來。那段時間里,各種實驗材料占據了我生活的全部。功夫不負有心人,歷時7年,嘗試了近百種配方,我們終于研發出“灌漿脫鹽”技術,有效降低了石窟中的鹽分,并在莫高窟第85窟完成修復。

很多人管我們叫壁畫醫生,這個稱呼倒是很貼切。就像醫生一樣,我們為文物“望聞問切”,并為它們量身定制開“處方”。

黨和國家對文化遺產保護工作高度重視,文物保護已從頭疼醫頭、腳疼醫腳式的搶救性保護進入了科技保護和預防性保護的新階段。如今在敦煌研究院,我們也開始設置各種監測手段,對可能導致病害發生、加速的原因及其發生的過程、速率、后果等進行全方位的監測和預警,為莫高窟等石窟的保護研究、旅游開放和科學管理提供數據支持和決策服務。

如今,“堅守大漠、甘于奉獻、勇于擔當、開拓進取”的莫高精神正代代傳承。我們新一代莫高窟人,還將繼續堅守在這里,守護千年文脈的根和魂。

【青春之聲】

敦煌研究院樊再軒文物修復與保護團隊成員戴川:剛開始工作時,我覺得文物修復與保護就是哪兒壞修哪兒。干得久了,越發覺得文物只有得到規范性、科學性的保護,才有利于更好地傳承中華優秀傳統文化。有一次,我們發現莫高窟某洞窟的壁畫存在空鼓、起甲、酥堿、灰塵覆蓋等病害,大多數人都認為必須即刻進行修復。樊再軒老師卻語重心長地告訴我們,首先需要判斷其是否為活動性病害,再決定是否對文物本體進行干預。這讓大家明白了一個道理,對待文物修復要時刻保持謹慎的態度和敬畏之心?!?span style="text-indent: 2em;">講述人 :敦煌研究院研究館員 樊再軒 作者 : 任歡、張勝 來源 :光明日報

本文采摘于網絡,不代表本站立場,如果侵權請聯系刪除!

每天鲁一鲁精品国产_欧美日韩中文字幕三区_日韩欧美精品一中文字幕_秦书记跨下的新婚少妇